首页/人物专访/正文

王石灯火下楼台:我比郁亮平静

2017-07-01 来源:界面新闻
 
点击
 
评论

                          万科董事会主席郁亮、董事会名誉主席王石。图片来源:东方IC

7月1日,郁亮担任中国最大地产公司万科集团董事长的第一天。

在前一天召开的万科上一年度股东大会中,郁亮以及来自深圳地铁集团的林茂德等人成功被选举为万科集团新一届董事会成员,在随后召开的新一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中,郁亮当选为董事会主席,林茂德为副主席,王石被委任为董事会名誉主席,不参与公司治理。

这是万科在历经“宝万之争”后进行的定调换届选举,被视为恶意收购者的“宝能系”公司未能进入董事会,曾与万科互发友好声明的安邦保险亦未能进入,万科董事会由3名管理层、3名深圳地铁管理层、1名外部公司董事、4名独立董事组成。

自1984年创立万科,原董事长王石与万科紧紧捆绑在一起,共同成长为中国商业领域的最闪耀明星,从高调放弃管理层个人股份,到“君万之争”,再到“宝万之争”,王石向外界呈现出追名不逐利、与万科共存亡的印象,但在各种因素耦合之下,王石最终到了退出的一天。

郁亮与王石都愿意称“交棒”这一天是特殊的日子。郁亮在股东大会当选为新一届董事会成员之后,一度哽咽着表达了对王石的感恩与感激,“没有王石主席,就没有万科的郁亮。”对于未来,他感到“责任”与“压力”,但各方支持得到了“信心”与“勇气”。

随后的董事会会议中被选举为董事长后,郁亮晚些时候在《万科周刊》发表《致全体万科人的一封信》中,表决心称“让万科越来越成功,是我们向王石主席致敬的最好方式”。

相较于郁亮,王石深知这一天终将到来,他甚至“调侃”说:“你们会发现,我显得比郁亮平静。”退出万科是王石一个半月前做的决定,他透露自己在做决定的两三天里有“纠结”,但做出决定之后便“一切照旧”,心情是愉悦的,他认为目前已到了“万科不需要我的时候就是我的成功”。

一位小股东在惋惜之余问王石,退出万科是否是本意?王石:“我不告诉你,你问得很好,但我回答得也很好。”

2015年7月开始,潮汕商人姚振华以恶意收购者的身份举牌万科,直至成为第一大股东,引发万科管理层的极力反对,混战之后,最终以原第一大股东华润集团、“闯入者”中国恒大,将所持万科股份悉数转让给深圳地铁集团为结果,万科保持了历来倡导的混合所有制企业模式。

深圳地铁集团董事长林茂德以候选董事身份出席了万科股东大会。实际上,他是代表国资股东来重申作为基石股东对万科的支持。在小股东的诘问之下,林茂德直言深圳地铁的本份是建设地铁,未来不会干预、参与万科具体经营业务。

针对此前流传深圳地铁成为万科第一大股东之后,建议降低万科员工薪酬一事,林茂德作委屈状大呼“背了黑锅”,他表示深圳地铁支持万科提升员工激励机制,以图更快发展,并会尊重万科文化,尊重万科的企业家精神,“支持万科混合所有制,就没有把它(万科)作为国有企业的意思。”

目前,深圳地铁持有万科29.38%的股份,为第一大股东,“宝能系”公司持有万科25.4%的股份,但“宝能系”并未出现在股东大会现场。林茂德透露,双方对于董事会的换届方案,以书面形式进行了交流,对方表示支持,最终所有议案的高票通过也证实了这一点。

从法理上来看,深圳地铁仍然不是万科的实际控制人,万科董秘朱旭强调了这一点。对于未来,林茂德透露将拿出大部分“轨道+物业项目与万科合作,加快资产注入的节奏;对于目前局面,林茂德感谢各方,他认为华润支持了地方经济发展,宝能对特区建设做出了贡献,而恒大是一家有社会责任的企业。

解决了外部的股权问题之后,剩下的便是万科的未来发展。对于小股东关心的股权问题是否在未来会再次爆发,王石并没有肯定的答案,万科一直往前发展必然面临不确定性,他自问万科的稳定黄金发展期有多久,会不会比华润时期更长呢?这有待市场检验。

随着王石的“谢幕”,万科进入郁亮时代,作为一名职业经理人,郁亮没有王石作为创始人的包袱,他更关注的是如何带领万科继续“披荆斩棘”,他描述与深圳地铁的合作将使得万科“如虎添翼”,而目前的目标则是“万亿大万科”,这里的“万亿”指的是所管理的资产规模。

他还澄清表示,三年前通过的万科合伙人机制的本意是与股东利益捆绑,而不是对抗“野蛮人”收购,到今天为止,这个初衷仍然没有改变。他坚信项目跟投制度并不是员工福利,引入劣后收益机制是公平的,而合伙人持股计划因为遭遇“股权事件”,才对外说“先看一看”。

合伙人制度将万科的2000多名骨干员工团结在一起,这是郁亮时代万科的根基,能够与王石时代所倡导的规范透明的职业经理人制度相媲美,郁亮与王石都不吝啬对这一制度的赞同,郁亮当选董事长之后,在其个人社交平台上发出一张与王石的合影,配文“大道当然、合伙传承”。

当所有纷争落幕,王石踏上另一个没有万科的人生历程,而郁亮则要带领万科这艘大船在商海中航行。王石在个人社交平台上也发出与郁亮的合影称,欣慰完成了第一代向第二代掌门人的交棒,“事业未竟,仍在路上”。

附:万科股东大会问答纪要

6月30日,万科集团举行了上一年度股东大会,选举产生了新一届董事会成员,在随后闭门举行的新一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中,万科原董事长王石正式卸任,被委任为名誉主席,不参与公司治理,而郁亮则正式接棒成为万科董事长兼总裁,来自第一大股东深圳地铁集团的林茂德被选举为董事会副主席,朱旭继续担任董事会秘书一职。

所有人事安排尘埃落定,带着这些人的职衔,再去看看他们在股东大会中的回答,也许会有一些新的体会。以下为在万科董事会会议之前召开的股东大会中,部分万科管理层与股东的问答纪要,为方便阅读,经过编辑与修改。

1.万科未来如何推进轨道+物业业务?

林茂德:轨道交通建设未来10年是黄金时期,58个城市将建设地铁,其中资金、人才、经验将成为制约因素,但深圳地铁已经探索十多年了,我们认为如果将轨道+物业的业务理顺,地铁建设将大步向前。万科和深圳地铁的互动合作已经全面展开,现在已经有一些城市的轨道负责人都来深圳找深圳地铁谈,希望万科前去进行轨道物业开发。万科在轨道+物业业务的进度,已经甩开同行“一条街”了。深圳接下来规划了38条地铁线路,未来10-15年将大规模建设,未来将与万科全方位合作,为全国建造轨道+物业的示范。

2.“宝能系”公司是万科第二大股东,为什么此次董事没有宝能方面的提名?

朱旭:根据公司章程,提名权由股东自己决定,万科只接到了一份股东提名,能不能当选由所有股东投票决定。

林茂德:“宝能系”公司是在深圳成长起来的企业,他们为深圳发展做出了贡献,我们这次董事会、监事会换届,与宝能都有沟通,还有书面的往来回应,深圳地铁集团书面发出商函,请求他们支持我们的方案,他们也书面回复表示支持。我们的共同目的,都是推进万科健康发展。

3.未来发展中,万科如何推进城市配套服务商战略?

郁亮:核心业务保持稳定增长,是万科的根基。万科城市配套服务商到底包含什么内容,各个比例是多少?说实话我不知道,没有人能够描述清楚。我们只知道把客户照顾好,真实创造价值,未来万科在转型道路上将走得很快。

4.万科管理费用提升比较高,核心高管薪酬增幅也比较明显,少数股东损益占净利润比例提升明显,还有利息支出,未来会不会影响到公司增长与股东收入?

郁亮:感谢董事会,因为去年第三季度提升薪酬,管理费用有所增加,但从我们干的活来看,这些费用不是上升的,是下降的;核心高管薪酬不是上升,我都下降了,总部员工身体健康状态不达标,我自己罚了20万,总部高管一共被罚了118万元;万科薪酬安排是支持前线“打仗”的干部,万科跟投的比例只占股东权益的3%左右,所以少数股东损益增加并不是因为跟投导致的,多数是因为项目引入合作方导致的;利息支出,是根据融资环境作出的融资安排。

5.郁亮可能担任万科董事长,在您带领下,未来是不是会保持高速增长?利润分配保持高增长?

郁亮:还不是嘛?

朱旭:未来将保持高增长利润分配方案。

6.为什么董事会换届延迟?

朱旭:我们一直在努力。

7.未来董事会成员里,国资背景占4位,未来管理层推进议案是不是更艰难?

朱旭:各位董事都是以个人名义来竞选万科董事,不代表任职公司,董事能否当选,取决于各位股东。

8.“宝能系”持股的禁售期将满,万科是否与宝能方面沟通后续退出事宜?

王石:这个问题应该去问宝能。

9.刘姝威女士如何看待被提名万科独立董事?

刘姝威:名单公布以来,不断接到各方朋友询问,为什么没有回答,因为我还是候选人。我为什么接受?因为我对万科有充分了解,十几年来,万科定期报告,都是我对学生要求的必读报告,万科的观点是我们最重要的分析依据。大家都知道万宝事件,独立董事应该维护公司利益、中小股东利益,万宝事件中大家有目共睹,宝能罢免董事会成员,信用评级机构立即对万科展望为负面,作为独立董事,万科提出来让我作为独立董事,我同意了。万宝事件具有标志性意义,宝能举牌了万科后,马上将矛头对向了格力,如果不制止宝能,将影响到广大上市公司。

10.万科如何保持“长治久安”和“兴旺发达”,与深圳地铁的合作是在深圳,还是全国范围?

王石:先在深圳,然后推向全国,“一带一路”提了很久,轨道+物业肯定是全球业务。关于“长治久安”,万科一直在往前走,肯定有不确定性,万科确定走混合所有制道路。第一次转换当中,华润时期的万科处于高速发展期,借这次作为董事长的最后机会,表示对华润的感谢,未来与华润是竞争对手,但这就是市场行为了,在广州的资产包竞争当中,华润就是竞争对手。万科的黄金发展期肯定还是在,只是说稳定的黄金发展期有多久,会不会比华润时期更长呢,这还有待市场检验。回答完毕,给点掌声。

11.万亿市值是不是真的?

郁亮:我不知道万亿是指什么,市值?万科的万亿是指万科所管理的规模和资产,在服务于城市、客户的生态平台中,这个平台的总量是万亿级别,并不是指市值。深圳地铁成为万科基石股东后,在轨道+物业中处于优势,万科的未来发展将“如虎添翼”。

12.深圳地铁成为万科第一大股东之后,员工薪酬在调整,项目跟投也受影响,万科现在是国企吗?作为第一大股东之后,深圳地铁会不会插手万科管理?

林茂德:谢谢提问。我也想表达下深圳地铁作为股东第一次参加万科股东大会的感受与心情,首先表达对华润的感谢,感谢对万科稳定发展的支持,对地方经济发展的支持,也表达对恒大的感谢,商谈后表达了对深圳地铁的支持,也对宝能表示感谢,姚振华董事长对深圳地铁的提案的支持。深圳地铁将做好基石股东的本份,不会干预万科具体经营业务,也不会参与,只会发挥股东的作用,同时通过股东和媒体,澄清员工薪酬被降低,那是深圳地铁背的黑锅,我们支持万科提升激励机制,以图发展更快;尊重万科文化,尊重万科的企业家精神,支持万科混合所有制,就没有把它(万科)作为国有企业的意思。

13.在国企资源上,深圳地铁会给万科什么支持?今后拿地策略会不会偏向珠三角区域?

郁亮:伸手要钱是可耻的,我们靠能力行走江湖,不是靠伸手。同样,我毫不怀疑,深圳地铁会慷慨拿出所有资源与万科合作,“如虎添翼”是比较准确的,我们管理层会把活干好,约束好自己的手。

14.之前深圳地铁与万科合作的三块地,是否还给万科留着?

林茂德:“轨道+物业”模式探索了很多年,在股权没有参与的情况下,已经有项目和万科合作了。下一步,作为股东,将履行股东大力支持的责任,保持轨道物业项目加快注入的节奏。在全国来看,地铁建设没有资金,只有土地,万科是最好的开发商,我也跟王石主席沟通了很多次。不要只盯着那一个项目,项目很多,市场很大。

15.项目跟投计划与合伙人持股计划的未来发展?

郁亮:项目跟投并不是福利;持股计划本意是与股东利益捆绑,持股计划并不是对抗“野蛮人”收购。到今天为止,我们的初衷仍然没有改变,过去一段时间,为了避免猜测,我们才对外说“先看一看”;薪酬是不断调整的,我们的调整是正常的,没有受到深圳地铁的干扰。

16.如何降低“宝能系”抛售压力?

朱旭:股东如何处置股票,是股东自己的权利,主席台任何一位成员都不方便回答您的问题。公司股价取决于公司的长期投资价值。

17.如何提升净资产收益率指标?

郁亮:万科规模比别人大一点,所以下降趋势比较明显,其实这两年大家的收益水平都在趋同,目前在3%左右,我相信未来翻一番是可能的。持有物业是长期回报,能够维持水平还是有压力的,股东有更高要求,我们只有继续努力。

18.深圳地铁旗下有地产公司,会不会与万科形成同业竞争?土地资产会不会注入万科?

林茂德:深圳地铁总资产3000多亿,分为三大业务,第一是建设地铁;第二是运营业务,昨天是472万人次坐地铁,票价收入与成本持平,是全国唯一;第三是经营地铁业务,是一个完整产业链,包括地产开发、广告、商业等。地产业务大部分是合作开发,过去有多个合作伙伴,现在主要是与万科合作。至于关联交易方面,已经在详式权益披露书中阐述,不会出现,未来尽可能地和万科合作,我们的本份是建地铁。

19.触动您做出离开万科的决定的原因是什么?是您的本意吗?

王石:我不告诉你。你的提问很好,我回答得也很好。

20.王石未来怎么打算?在万科期权怎么行使?

王石:期权怎么行使,听管理层,不占便宜是我的风格。下一步做什么,我还没想好呢,这只是一个半月前做的决定。

blob.png

网友参与评论
 
条评论
表情
点击加载更多
返回顶部